揭秘退休国家领导人出书流程:丰厚稿费大多捐出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04-15 14:16

  中国卸任高官出书的丰厚稿费大多以设立基金会等方式捐出。创办了桑梓助学基金会,并拿出稿费100万元捐入其中,以稿费200万元发起成立了复旦管理学奖励基金,出资115万元设立了昱鸿奖学金。

  【中国新闻周刊网11月6日综合报道】《谈教育》10月31日由人民出版社和人民教育出版社联合首发。今年3月,卸任国务院总理一职,距今仅7个月。这是卸任后首部公开出版的著作,收录了自1995年9月至2013年3月关于教育工作的代表性论述,全书50余万字。

  近年来,我国多位卸任领导人都不止一次出版了自己的著作。据不完全统计,已出版著述6本,、各出版10本。据人民出版社政治编辑一部主任张振明透露,去年11月卸任的政治局常委中,还有两位的著作仍在编辑中,明年春节前可能会出版。

  那么,退休国家领导人写书,是怎么出版的呢?审查严吗?销量如何?稿费去了哪里?

  在我国,一本书的问世首先要依据《出版管理条例》报省一级新闻出版局审批,获批后还须报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备案。退休国家领导人出书也不能免此程序,甚至更加严格。

  据张振明介绍,副国级以上领导人出书,都需要报告中共中央办公厅。按照立项规定,一般存在两种方式:一是领导人本人跟中央立项,一是正常的送审报批手续。

  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副社长徐建中说,《教育访谈录》英文版报批时走的是重大选题备案程序,即外研社向当时的新闻出版总署专题申报备案。

  据人民出版社社长黄书元介绍,《谈教育》的编辑工作早在2008年夏天就已开始,当时仍在职的希望编辑出版这样一本书,能对国家正在推进的教育发展和改革有所裨益。随后,成立了由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和人民出版社、人民教育出版社有关专业人士共同组成的编辑组。

  选题的通过并不意味着一本书可以顺利面世,送审也是十分关键的一环。一般图书由新闻出版总署决定送哪个部门审阅,而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书则由中共中央办公厅根据内容决定是否需要送给某一个或者某几个部门审阅。

  送审部门的回复意见主要包括两种,一是解密问题,即某些未解密文件不适合公开出版。另一种则是个别文字内容上的调整。

  “最后一般由中办来出一个意见给总署,总署再按中办的意见,给出版社一个正式的函告知这个书是能出,修改后能出,还是不能出。”张振明说。

  出版社的选择也有相当严格的规定。根据中共中央宣传部、原新闻出版署1990年联合发布的规定,只有人民出版社、中央文献出版社、中共党史资料出版社、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中国青年出版社、解放军出版社等少数几家出版社才有资格出版党和国家主要领导人的出版物。

  迄今的三部著作 《答记者问》、《讲话实录》、《上海讲话实录》都是由人民出版社负责出版的。

  随着退休领导人出书逐渐专业化和个性化,出版社的限制也开始放宽,相关专业领域的权威出版社也获得了一些机会。如的学术专著《中国能源问题研究》由其母校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学哲学用哲学》由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谈教育》则由人民出版社和人民教育出版社联合首发。

  除了专业化以外,一些退休领导人也会选择曾任职部门下属的出版社。例如,由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主管、中央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办公室主办的中国长安出版社就获得了与人民出版社联合出版 《乔石谈民主与法制》的资格,公开肖1码,乔石曾担任这两个政法部门的书记和主任。

  编辑查阅资料,发现领导人和官员出的书销量往往都特别好。像《答记者问》一书首印就有20万到30万册,如今这本书的销量已达上百万册。《闲来笔潭》,作者系原中央纪委书记,这本合集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发行45万册。同时,原全国政协主席退休后推出的第四部著作《看法与说法》,销量也已超过20万册。

  《经济观察报》报道称,在出版业日益不景气的情况下,“首长”出书却逆市上扬。《闲来笔潭》的责任编辑、人民出版社政治编辑一部主任张振明介绍说,一般的学术书籍5000册起印已经算是卖得好了,但官员出书,首印数就在5万以上。一些受人尊敬的国家领导人出书,起印数就是几十万。

  《北京青年报》在专访人民出版社政治编辑一部主任张振明的一篇文章中提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版税都是按照常规一般的版税(来计算)。版税率一般在7%-10%之间。如果发行量大,今晚买四不像,还会往上调。看书的发行量。

  销量可观,自然收入丰厚。领导人一般把这笔收入用在什么地方呢?一直以来,中国卸任高官的稿费大多以设立基金会或资助他人的方式捐出。

  2004年诞辰100周年之际,按照其遗愿,共青团中央、全国青联、全国学联、全国少工委共同设立了中国青少年科技创新奖励基金。亲属将他生前的全部稿费100万元捐献给基金,用于鼓励青少年的科技创新。

  同年,亲手创办了桑梓助学基金会,旨在对品学兼优的特困大学生实施助学。其后,他拿出论著《务实求理》一书所得稿费100万元捐入其中。2005年,将个人全部稿费200万元发起成立了复旦管理学奖励基金。去年,用自己的稿费向中国教育发展基金会捐款300万元,设立了“——延安助学基金”。

  此外,还有出资115万元设立的昱鸿奖学金,设立的“实事助学基金会”,等等。“很多党和国家领导人都设立了奖学金,但有的完全不对外说。”人民出版社政治编辑一部主任张振明这样说道。

  当然,“助学”并非是领导人出书热潮的主要原因。“我们是历史中的人,我们也是历史中的一段,我们现在评价历史,将来历史也会评价我们。”曾这样说道。

本篇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