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四不像”生鲜 凭什么让马云为他站队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04-03 00:38

  盒马姓“马”。从2016年1月15日在上海开出第一家店,到现在在上海、北京、宁波开出13家店,盒马鲜生以门店为圆心,以3公里为半径,画出了一个个名为“新零售”的圆。

  历经了一年半的探索后,这个阿里新零售战略“一号工程”迎来了崭露头角的时刻。在盒马鲜生创始人兼CEO侯毅看来,盒马鲜生的创新模式已具备成熟雏形,接下来,盒马鲜生将步入快速发展期,在各大城市铺开。

  杭州市场的空白也将被填补。作者了解到,盒马鲜生有望在2017年9月底、10月初进驻杭州,首家店将位于西湖区。在最难做的生鲜电商领域,盒马是如何撕出一条血路的?它的模式,会不会只是“看上去很美”?

  盒马鲜生是什么?在业界,它被戏称为“四不像”。盒马不是超市也不是便利店,不是餐饮店也不是菜市场,但与之相关的事,盒马都在做。

  在线下门店,盒马的商品结构体系完整围绕“吃”这一场景展开,生鲜占比超过50%是它的亮点。在上海KING88店,迎面而来的就是水产区,900克的活波士顿龙虾每只售价299元,来自湖北潜江的鲜活小龙虾限时特价每斤35元,加上每包1.5元至2.5元的日日鲜蔬菜,借助阿里的生态优势,在供应链端,盒马已实现与天猫生鲜、天猫超市的联合采购,并在蔬菜供应方面实现本地直采。

  “我们把价格放下来,把周转周期加快。”据侯毅透露,上海盒马门店的生鲜损耗率控制在1%左右。薄利多销背后依托的不光是线公里辐射范围内的目标客户,可以说,配送才是盒马鲜生的核心竞争能力:用户在盒马APP线分钟送到家。

  在配送算法优化方面,盒马使用了阿里云。“3公里内,你的配送人、地点基本不会变,我们将门店覆盖的用户地址形成大数据,算出一次配送三四单的最近距离。”侯毅表示,算法迭代今年是第五版了,但这还不是最好的方法。

  侯毅更愿意称盒马鲜生是一家互联网公司。“盒马充分发挥了移动互联网的技术特点,门店跟消费者可以进行实时、随时随地的连接。”侯毅表示,针对3公里的消费者,上海的盒马门店已经在开发买药、买电池等日常生活的各种服务。“我们做了很多响应需求。不光是把线下产品搬到线上,而是重构,创造一种移动互联网时代及时满足服务的需求,希望盒马鲜生是你的好邻居。”

  “当你用互联网对商业模式进行改造,你就会发现消费者还是存在的,只是消费方式变了。”侯毅表示。

  作为阿里巴巴闷声孕育了近两年的新零售平台,盒马鲜生的探索路径正符合新晋“五新执行委员会”主席、阿里巴巴集团CEO张勇对新零售的解读:利用五新,在大数据驱动下完成人、货、场的重构,形成新的消费价值和体验。

  走进盒马门店,最吸引消费者的莫过于餐饮联动的新模式。消费者下单购买海鲜后,可以到加工柜台称重、选择加工方式,坐在店内“逛吃”。盒马鲜生总经理张国宏在传统商超工作了17年,将生鲜占比提至如此高比例是传统超市从未做到过的。“很多人到店里第一时间是拍照,我们有各种场景让你去分享。”他表示,盒马要实现四个维度的消费价值:新鲜、闪送、一站式购齐,同时,要让吃成为一种娱乐这符合消费者当下的生活方式。

  在盒马结账需要下载盒马APP、绑定支付宝或淘宝账号,这件事对盒马的现在乃至未来有着至关重要的价值:跟踪用户的消费购买行为、勾勒画像,并借助大数据给出千人千面的个性化建议。在张国宏看来,盒马门店既是体验点,又是加工中心、物料中心,但更重要的是,门店是流量转化中心。

  在侯毅看来,新零售的最大价值,是把线下流量转化为线上流量,帮助零售企业实现数字化运作,提升实体门店的效率。盒马正在验证这件事:目前,盒马实现用户月购买次数达到4.5次,坪效是传统超市的3-5倍;门店线%,成熟店铺的线倍。

  “我们第一次在中国验证了生鲜电商这个模式是可以走出来的,之前都是烧钱的。”在侯毅看来,盒马的新零售商业模式已经成型。到今年年底,他希望有几家门店的线上订单占比能做到实体门店的10倍。

  盒马鲜生俨然已成“网红”。美国著名财经网站TheStreet刊发文章称,这家“技术驱动超市”让阿里巴巴在华扩大新零售成果。据工作人员透露,亚马逊、2o18年白小姐金牌三尾。沃尔玛等零售企业都到访盒马“取经”,大家关心的是,“盒马模式”到底怎么玩,是否具备可复制性?

  “一个月以前,亚马逊收购了全食超市,相信它也会走我们这条路。”侯毅表示,此前,没有人尝试过线上线下一体化的系统构建,阿里巴巴的底层技术架构、支付体系、会员体系,为整套系统的设计和开发提供了全面的资源支持,花9个月时间跑通了全流程,这是中国的原创项目,也是新零售探索的核心项目。

  在传统零售电商纷纷试水新零售时,首提新零售的阿里必须跑出一个样本。对盒马如今的成绩,侯毅不无得意,但他也清醒地认识到:“盒马模式”离真正成熟的商业模式还有很长的距离。“科技仅仅是一种技术手段,它一定要跟新的商业模式结合,才能爆发新的潜力。”

  在侯毅看来,眼下的当务之急,是盒马的门店数量还太少,只有当它实现了城市的全覆盖,才有可能形成真正有价值的大数据。他用“舍命狂奔”形容接下来盒马的门店扩张速率。“我们会先把一线城市覆盖掉,但店不一定是由盒马鲜生来开。”侯毅表示,盒马会“两条腿走路”,在上海、北京、深圳,盒马走自营路线;在宁波,盒马和三江购物合作,接下去,整个浙江省也都将由宁波三江负责做盒马鲜生品牌,包括年内要开出的杭州门店。

  在不久前的网商大会上,马云曾说,从无人咖啡店到盒马鲜生,阿里巴巴是要给业界一个信号,给业界一些灵感、一些震撼、一些思考,让中国的零售业去反思你可以做得多好。这也是侯毅所坚信的。

  接下来的市场拓展,盒马必须面对重资产布局线下的考验,一家门店的盈利,不代表这一模式在一座城市铺开后、全链路的营销不会面临新的压力;合作,盒马必须考虑磨合的问题,如何确保自己的模式能够维持标准化?确保可以被同步复制?侯毅表示:“我们看一个项目,不在于一城一池的得失,我们看终局。”侯毅说,盒马愿意花上10年时间,认认真真把每一步做好。他也相信,与技术的连接将产生很多新的商业模式,这也是盒马未来要做的事。

本篇编辑:admin